机床网
台积电涨价,到底是不是“趁火打劫”?
2021-09-06 09:47:22

前言


憋了十几年的台积电,最终还是决定涨价了。

以16/12nm为分界线,16/12nm以下的高端制程价格上涨10%,成熟制程价格上涨15~20%,明年第一季开始生效。

“芯片荒”的大背景下,台积电公布上述决定,显然给焦虑的市场又加了一把火。然而台积电决定下场涨价,却并非“趁火打劫”,而是多方压力下不得不做出的选择。



01


行业大势 不能不涨

提到电子器件涨价,不少人想到的是厂家控制产能、调控市场预期,达到更好的营收。洪水、停电、火灾,似乎都是产能缩减,产品涨价的合理理由。与这些常见的涨价套路相比,台积电就显得极为克制。

查询中文互联网资讯记录,台积电最早的一次提价是2004年。根据中关村科技的报道,当时的涨价产品是250nm、180nm和150nm制程产品,涨价幅度也是10%。

工艺成熟造成竞争减缓,是调价的主要原因。尽管这些芯片在当时已经被Nvidia、ATI、德州仪器等厂商采用,制作主流电子产品。可对于上游厂商而言,过于稳定的代工价格,无法完全释放代工厂产能。为了提高生产效率,进一步开拓市场,合理涨价就成了必然选择。

台积电后来全线涨价,还是在2008年。行业的主流制程,也开始进入65nm和32nm的两位数时代。对应研发开支也是水涨船高。台积电时任全球业务暨营销副总经理陈俊圣就指出:

“以250nm制程投入需要资金为基础,到了65nm制程,需要资金可能是250nm制程的10倍;若是到了32nm制程,则可能是250nm微米制程将近14倍。”

需要技术攻关的新制程,成本居高不下。可批量生产的老产品,价格必然走低。台积电因此针对130nm以下的成熟制程调涨报价。2008年的这次涨价,也是台积电有史以来第1次对外宣布调涨报价。

可以看出,不论调动产能,还是反哺研发。台积电的涨价,在整个行业中相比起来十分保守克制。对外的姿态也是与客户申明利弊,大家商量着来,双方配合过渡涨价后的市场波动。

实际上,与同行相比,台积电的涨价还慢了一步。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年初,像格芯(GlobalFoundries)、PSMC、SMIC 和联华电子都曾发出涨价通知。中国台湾经济研究院刘佩真也在景气动向调查记者会上表示:

“联电、世界先进、力积电等厂商 8 英寸晶圆厂价格涨幅相较去年高达 50%、12 英寸厂涨幅达 30%。”

眼看竞争对手涨价,台积电也只能跟着趋势走,通过适当的涨幅,维持公司的后续生产。

02


内外受困 不得不涨


不过这次的“涨价大潮”中,台积电也有自己的想法。想法之一,就是维持自己的毛利率。

芯片上游行业的巨头,高毛利率是常态。2020年,英特尔毛利率达到56%,高通依靠专利,毛利率达到60%。作为代工厂的台积电,尽管毛利率也曾达到50%以上。但是从今年第二季度的财报来看,毛利率仅仅达到50%上下,相比去年下降3%。

这样的数据,投资人显然不会满意。摩根士丹利分析师Charlie Chan就针对财报数据指出,台积电的毛利率,最早可能在明年降至50%以下。针对台积电的后续发展,他更是给出了一记重锤:

“在后摩尔时代,成本正变得过于昂贵,而台积电将不得不提升资本支出,承受利润率下降的代价,以保持芯片制造的规模化趋势。”

面对投资者调低预期,台积电也在想办法补救。将出厂产品全线涨价,也就成了拉升毛利率,维持市场高期望的最快选择。

除了维持毛利率,台积电在生产经营层面,还面临着全球化的转型。

今年5月份,台积电在美国亚利桑那的分厂开工建设。尽管当地长期面临干旱问题,不利于芯片生产。当地修建无尘室的费用高达500亿美元,更是远远超出台积电的预算。台积电还是选择租用5000个集装箱,将总部的无尘室整厂搬运至美国分厂。

不光是正在建设的美国分厂,针对汽车芯片,台积电也可能在德国德累斯顿建设分厂,与博世、格芯等厂商共同争抢市场蛋糕。日本政府也在邀请台积电设立半导体制造合资公司,台积电将出资50%,剩余份额由索尼和电装出资,解决的也是汽车芯片的需求。

可以看出,台积电的建厂策略,从原有的“宝岛为主”变成了现在的“全球开花”。大量的项目建设,为台积电带来了巨大的成本压力。台积电的长期目标,也在维持盈利和推动研发的基础上,加上了一条成本回收。为了解决成本压力,涨价也是大势所趋。

去掉企业经营因素,单从产业数据来看,台积电局势也并不乐观。仅以上游的硅料为例,价格就从8万元上涨到20万元,涨幅达到150%。对应的铜等金属价格也出现暴涨。要求台积电按照原价生产,显然不现实。台积电涨价之后,像是环球晶这样的硅晶圆厂商,反而缓解了营收压力。

内外受压的台积电,涨价已经变成了必然。

03


涨价之后 能走多远


台积电涨价后,成本压力已经传递给了下游产业。

以苹果旗下产品为例,台积电涨价消息放出后,很可能影响到后续产品的生产。对应的行业恐慌,甚至让国内媒体传出了“iPhone 13因台积电涨价”的消息,全然不顾这款手机已经大量生产的现实。

这种恐慌情绪,显然是IC行业“涨价焦虑”的直观表现。作为上游代工厂的直接客户,台积电的涨价让他们的生产成本激增。可IC行业的现有产品规模,不可能彻底满足持续变化的行业需求。如果芯片行业产品价格持续波动,IC行业的路会更难走。

对于涨价主导方台积电,这次涨价与以往相比。没有优秀的业绩背书,也让它的市场调整缺乏说服力。这次涨价的目的,并非针对生产和研发。而是在企业财报层面,维持基本的毛利率。对于台积电而言,不但证明了公司业务盈利能力下降,更有可能让投资者的预期落空。以目前台积电亚洲市值第一的地位来看,这显然不是好消息。

芯片制程进入10nm之后,新产品开发的技术难度会指数性上升。依靠晶圆代工发家的台积电,目前并不像高通和英特尔一样,拥有足够高的技术护城河。台积电全球修厂的布局,也让企业抛弃依靠大陆建立的成本控制方案,陷入了全球产能斗争的红海中。如果台积电无法在芯片技术层面破局,再多的涨价也是杯水车薪。

台积电的涨价,已经变成了行业和投资者对台积电的“绑架”。被“绑架”的台积电还能走多远?只有他们自己清楚。